笔来阁 > 玄幻小说 > 至尊渣女王 > 真人秀42

真人秀42

上一章至尊渣女王章节列表下一章
有声小说,笔来阁在线收听!
皱樱雪一路进行地毯式的搜索,可惜挖地三尺,也只找到8枚金币。十分明显,另外十二枚应该在姜敏芝那组人手上。

皱樱雪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,其他组员大气都不敢喘,虽然皱樱雪只不过,是个名媛。却莫名给其他人,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。曲博瀚也没有想到,换到这组日子这么难过。难过是知道的,一开始以为顶多吃不好睡不好几天,哪知道这精神上的压迫,太让人难受了。

秦韵诗拿出饼干和清水,分发给大家,累了一天,都没心思煮饭了。身为艺人这样的苦头,还是很少吃的,大太阳晒着,徒步了一天。

简单的吃过晚餐后,皱樱雪就坐在营火前,沉思着,大家都不敢自己先去休息。

“雪姐,你去休息吧,明天还要辛苦一天呢。”吕昊辉仗着熟悉一点,大着胆子,和皱樱雪搭话。

营火跳动着,印的皱樱雪的脸,看起来更加阴沉。从恐怖分子袭击以后,皱樱雪变得更加喜怒无常,总是冷冷的看着他们,叫这些组员,特别难受。

皱樱雪有些想要放弃录制真人秀,那些恐怖分子,从电视里看,训练有素,装备精良。自己一个人在这里,孤军奋战连个后援都没有,岂不是太傻,大不了赔给节目违约金。虽然机场炸了,她可以叫来直升机接她去安全的地方,再转机回国。

岛上都已经这样了,雷鹏天应该不会觉得自己违约,有问题。应该影响不到,自己雷氏集团准少奶奶的地位。

一想到自己马上要走了,看这些猪队友,更是那那都不顺眼,哼。要不是因为他们,太蠢,能至于录制节目开始,集集都输。

想清楚以后皱樱雪拿出手机,准备喊组织里的直升机接自己。

“叮”短信的声音响起,皱樱雪看着短信,顿时头脑发胀,想把手机摔了!

“亲爱的皱樱雪玩家,你已经进入游戏,游戏规则是,每集真人秀输了的那组,随机接受攻击一次。比如玻璃杯、雷悦星过敏事件。你不要想着逃走不玩游戏哦!我会把你的视频全部公开,最后祝你游戏愉快。-----红面具上。”

皱樱雪起初不以为意,就算自己要走,你也拿不了我怎么样。

可当她点开视频时,脸色越来越苍白,画面上是她最厌恶的事情。她绝不会允许视频公开,到时候,自己嫁入豪门的希望就破碎了,要做雷氏集团少奶奶是别想了。

皱樱雪气的要发疯,可是又无可奈何,她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,一切谈何容易。红面具、红面具······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人,那和海岛上的恐怖分子,是不是有关联呢。

皱樱雪的面色沉静下来,无数次面对危险,哪一次不是要自救。摸了摸腰间的皮鞭,心稍稍定了下来。

深夜,皱樱雪的组员和摄像、助理都熟睡了,不知道有游戏有危险的他们,累了一天,都睡的很熟。

帐篷太小,凌苜苜趴在陆瑾熠身边,卷缩着身体。突然,凌苜苜听见,营地里有琐碎的脚步声。呵,就知道今晚可能不太平,把包里的金币放入袋内,紧紧系在身上,关上帐篷里的小灯。

凌苜苜悄悄的拿着斧头,出了帐篷,脚尖一点,一个纵身,藏进一旁的树丛里。只见皱樱雪,在营地外蹑手蹑脚,拿出一个淡蓝色的小珠子,玩营地内一丢。顿时所有人都东倒西歪,睡了一地。

凌苜苜屏住呼吸,隐逸在树丛内。

看着皱樱雪,在停顿了一会后,悄悄的摸入营地。

凌苜苜没有想到,她会这么大胆,直接找上营地来,明目张胆的抢夺金币。闻着空气中有一丝香甜的气味,凌苜苜拿面巾包住口鼻,防止自己也晕倒,山里风大,皱樱雪能进营地应该自己也能进了。

凌苜苜悄悄回到营地,屏住呼吸,看着皱樱雪在营地里翻找着金币。

凌苜苜正想再靠近点,好打晕她,可是一道鞭子“啪”一声抽了过来,凌苜苜一个闪身错开了鞭子的攻击。

两人正式面对面,“凌苜苜,想不到你身手不错。还遮什么脸,当我不知道你是谁。”皱樱雪面色狰狞,唇角勾起嗜血的笑容。一直以来都想找机会,除掉凌苜苜,看着那么碍眼。可惜要维持自己完美的形象,只好忍着不对她下手。不过现在无所谓了,有恐怖分子,死个个把人算什么,只能是她凌苜苜不走运了。

凌苜苜讥讽的一笑,自信是好,多了可就是自大了,“就凭你也配!”

凌苜苜一步跨过去,皱樱雪退后一步,长鞭舞的密不透风。地上交错纵横着一道道鞭痕,打的四周草木乱飞,一股子青草味弥漫在空气中,一时间凌苜苜倒是难以近身。

瞅准了机会,斧头一把飞向皱樱雪的面门。作为一个女人,脸还要顾的,皱樱雪侧身避让斧头,手里的鞭子就停顿下来了。

凌苜苜跳起来一掌劈向皱樱雪颈部,她志在打晕皱樱雪。现在杀人还不是时候,据她手头的资料,想打开关押腾嘉莉的房门,还需要这个女人。

皱樱雪狼狈的躲过斧子和凌苜苜劈来的手掌,两人开始贴身肉搏,近距离皱樱雪的鞭子使不开,倒是渐渐落了下风。

“想不到,你倒是硬茬!”

凌苜苜不接话,能动手就不BB,两人打的难分难解。

皱樱雪见讨不到好,再战下去,说不定自己还要输。立马从手中掏出一粒白色的小球,往地上一丢,顿时升腾出一股白雾,灼热呛人刺目。

等凌苜苜能睁开眼睛,皱樱雪已经不知去向,转身拾起地上,她心爱的小斧头。往腰上一别,进入陆瑾熠的帐篷。现在收拾她还太早,叫她再蹦跶两天。现在没有什么比,守着陆瑾熠安然醒来更重要。

帐篷内一片漆黑,刚才为了不吸引皱樱雪的注意,特意把灯关了。

凌苜苜刚一进帐篷,就撞进一抹温热的胸膛,那湿润的鼻息,充斥在凌苜苜耳颈。

凌苜苜觉得眼中一股温热,鼻尖有些酸涩,陆瑾熠他醒了,他没事了。

轻轻环抱着他的腰,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“你没事了吗?”

“有事。”

“嗯?”。

一抹温热袭上唇瓣。
本章已完成!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