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来阁 > 都市小说 > 我有一座恐怖屋 > 第1050章 第七个孩子(4000)

第1050章 第七个孩子(4000)

上一章我有一座恐怖屋章节列表下一章
有声小说,笔来阁在线收听!
满本都记录着残酷和杀虐的故事书,它的最后一页竟然是一个温馨的梦。

手指抚摸着书籍上的字迹,疲惫如潮水涌来,陈歌抱着那本书,闭上了满是血丝的眼睛,躺倒在地。

门后的十个日夜,他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,已经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离开于见的世界后,他再也撑不住了。

背包掉落在身边,陈歌就这样睡着,而在他旁边的单人床上,于见却从睡梦中惊醒。

披着薄毯,于见看了陈歌一眼,慢慢将头埋在胸前。

站在门口的于见母亲看到了这一幕,她根本不知道屋内曾经发生过什么。

她只是感觉陈歌进来之前只有于见一个人不正常,经过陈歌治疗之后,现在两个人好像都疯了。

“这可怎么办?”

于见的母亲进入屋内想要把陈歌拖走,她试了一下,发现以自己的力气根本拖不动陈歌,只好作罢。

她愁眉苦脸的走出卧室,在她身后浮现出一道又一道血红色的身影。

刚才她如果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,可能整栋楼都要遭殃。

早上八点,陈歌被手机闹钟吵醒,眼中的血丝并未完全消去。

捂着还有些疼的脑袋,陈歌朝窗外看了一眼,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入卧室,穿戴整齐的于见正坐在书桌前。

“你醒了?”

听到响动,于见转过了身,他穿的整整齐齐,似乎准备要出门。

“头还有点疼。”陈歌捡起背包,将所有东西收好:“你应该还记得昨晚的那个梦吧?”

于见摇了摇头:“记不太清,不过你对我说的那些话我倒是没有忘记。”

他将桌上整理好的几页白纸交给了陈歌:“上面写了我全部的罪,我会去见张老师一面,然后就去警局自首。”

白纸上的内容触目惊心,满是充斥恶意的想法和卑劣的诅咒,其中有三件事最为严重。

第一件事是他很小的时候,在冥胎的怂恿下,差点戳瞎邻居孩子的眼睛。

第二件是在初中离家出走的时候,他完全将自己交给了冥胎,纵容冥胎完成了九个孩子的布局。

在这期间,冥胎曾多次伤害他人,包括吴金鹏弟弟那只被风扇打伤的手。

当初冥胎想要从吴声身上剥夺走声音,智商远低于普通人的吴坤不惧冥胎,拼命阻拦,可惜他根本不是冥胎的对手。

第三件事则跟于见的亲生父亲有关,如果不是遇到了那位老师,于见现在可能已经被冥胎逼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绝路。

“我知道他在利用我,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根本不可能选择我。”于见看着陈歌手里写满了文字的白纸:“我和他是同样的人,他从心底讨厌我们这样的人,他最深的憎恶就来源于他自己。”

于见是和冥胎相处时间最长的活人,他应该也算是最了解冥胎的人之一。

“既然你知道冥胎在利用你,为什么还要帮他?”这是陈歌不能理解的地方。

“我说过,我和他是同样的人。有那么一瞬间,我感觉他是我唯一的朋友。”于见的身体很虚弱,他拿回了那几张白纸,拉开了卧室的窗帘。

阳光久违的照进了卧室里,于见看着窗外的风景:“这世界其实也挺美的。”

把那几页白纸装进书包,于见背对着阳光,打开了卧室门,走出了这个尽顾着他的小屋。

走廊上,于见的母亲看到于见穿戴整齐走出卧室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“儿子……”

“我想要出去走走。”

“好,好的!”

防盗门打开,于见背着书包离开,于见的母亲冲到了卧室里,满脸震惊的看着陈歌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于见的病似乎好了很多!他竟然主动要求去外面走走,这太不可思议了!”

“于见本来就没有生病,他只是不懂得如何去爱这个世界、爱身边的人。”陈歌盯着于见的母亲:“如果你不想让于见再像以前那样,就坐下来跟我好好谈谈,这次请不要再撒谎和隐瞒了。”

通过交谈,门后冥胎说的话得到了验证。

于见确实是私生子,他父亲一心想要甩开他们母子俩,而他的母亲则把他当做了要挟的工具。

他从小就不知道什么是爱,结果被冥胎利用,恶意和丑陋被无限放大,最终导致他心理开始扭曲。

于见的母亲对于见心怀愧疚,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于见,但同时她又想把于见培养成比他父亲还要优秀的人,所以她对于见非常严格。

几乎没有社交和娱乐,只要学习成绩好,拥有特长就足够了。

深入的交流下来后,陈歌也发现了更深层次的问题。

于见的母亲在很早以前就知道于见心理出现了问题,在于见数次对别人做出危险的举动后,她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反而是一味的搪塞和庇护,导致于见错过了一次又一次被纠正的机会。

“于见会变成这样,不完全是他自己的错。”陈歌提起了自己的背包:“如果有机会的话,你最好好去见见那个因为于见被辞退的老师,真正救了于见的人是她。”

弄清楚了一切,陈歌准备离开。

“等一下。”于见母亲拦住了陈歌:“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,但你确实帮于见打开了心结,这个治疗需要多少钱?如果以后于见又把自己困在房间里,我该怎么联系你?”

“我不靠这个挣钱。”陈歌站在卧室里扫视四周,最后拿起了于见书桌上的一个泥塑:“这个泥塑就当你们支付给我的报酬好了。”

他将写有于见名字的泥塑装进背包,离开了于见的家。

乘坐电梯来到一楼,陈歌走进安全通道里,他蹲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影子。

“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,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。”

从背包里拿出写有于见名字的泥塑,陈歌将其放在了自己的影子上。

黑红色的血从泥塑中涌出,渗入影子当中,一股压抑恐怖的气息正在慢慢苏醒。

“把剩下的泥塑全部找到,你应该就能醒过来了吧。”

门后世界发生那些事陈歌也没有忘记,他真正了解了自己影子中那个女孩。

提起背包,陈歌在新世纪乐园开业之前赶了过去。

他什么都没有说,一回去就赶紧开门给员工们化妆,准备营业。

延迟了十几分钟鬼屋才开始接待游客,陈歌心里也很过意不去,他亲自跑到游客队伍旁边,给等候的游客送了水和一些新世纪乐园的小礼物。

陈歌在网上很有名,许多游客一看见他就开始拍照,甚至还引起了不小的骚乱。

“如果有一天我鬼屋实在经营不下去,倒是可以考虑转行当个网红。”

鬼屋营业没有出现意外,游客们有序进场,陈歌也松了口气。

他跟徐叔打了个招呼后,一个人提着背包走出了新世纪乐园。

“我这老板当的也太没存在感了。”

距离冥胎降生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,陈歌给李政打了电话,问清楚甄真在哪以后,直接打车过去找他。

在出租车上,陈歌拿出了黑色手机,上面果然有未读信息。

“应该是我从门内出来的时候,就收到了这条信息。”陈歌滑动屏幕,点开了未读信息。

“四星试炼任务冥胎已完成九分之五,冥胎失去了活人的情绪,无法再通过你最爱的人诅咒你!幸运的红衣眷顾者!你的时间不多了!”

“四星试炼任务冥胎已完成九分之六,冥胎失去了自己的心脏!他最珍视的东西被偷走,实力大减!注意!幸运的红衣眷顾者!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!”

看着黑色手机上的两条信息,陈歌直接愣住了。

“怎么可能?我昨晚只进入了于见的门后世界,帮助于见找回了他被剥夺的爱,我只完成了一个任务!为什么冥胎的心脏也不见了?!”

皱起眉头,陈歌大脑飞速运转,他眼中精光闪过,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“是诅咒医院的不笑偷走了冥胎的心脏!”

被冥胎剥夺心脏的那个孩子陈歌还有印象,当时陈歌还在他家门口偶遇了不笑,不过他当时并没有和不笑发生冲突。

“不笑代表着被诅咒的医院,他们也盯上了冥胎,那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就是被冥胎选中的孩子!”

昨夜陈歌进入于见的门后世界,拿走了被冥胎剥夺的爱。

也就在同一天晚上,不笑对那个心脏有问题的孩子下手了,他们偷走了被冥胎剥夺的心。

“被诅咒的医院为什么也打起了冥胎的主意?他们和冥胎之间是什么关系?”

陈歌又想起了一件事,每次他进入被冥胎选中孩子的门后世界时,身后都会出现一扇黑色的铁门。

那扇门仿佛是禁闭室的门,上面依稀能看到血迹,还残留着淡淡的消毒水的气味。

门后世界是由那些孩子的记忆编织而成,但是那扇黑色铁门却是冥胎自己的记忆。

“黑色铁门难道是被诅咒医院里的某一扇门?冥胎曾经被囚禁在那所医院里?”陈歌以前是把冥胎和被诅咒医院分开思考的,现在他忽然发现冥胎和被诅咒医院之间说不定也存在某种联系。

“恶是会传染的,最初制造出恶的人是谁?”

陈歌对那所被诅咒的医院没有任何好感,他巴不得冥胎能和那所医院同归于尽,问题是被诅咒的医院恐怕也和陈歌打着相同的主意,他们想要陈歌和冥胎两败俱伤,自己坐收渔翁之利。

“除了小心冥胎之外,也要警惕那所医院。”陈歌非常的冷静:“我是利用将近十位红衣才干掉了冥胎假扮的杜明母亲,被诅咒的医院能够偷走冥胎的心,说明他们的力量绝对不弱于我!很可能有顶级红衣存在!”

心中有些急躁,陈歌不断催促司机,十几分钟后他来到市分局。

“李队,甄真呢?我能见见他吗?毕竟我怎么说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。”

“在值班室那边,那个孩子非常懂事,我们大家都非常喜欢他。”李政本来正在忙其他的事情,他看到陈歌过来后,直接放下了手头的事:“我带你过去吧。”

“不着急,我还有件事想要问一下。”陈歌走到李政面前:“之前我拜托你们查那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……”

“他昨天晚上在医院里去世了。”李政从桌上抽了一份文件出来:“那个孩子叫做聂心,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能撑到现在其实已经是个奇迹了。”

“去世?昨天夜里?”陈歌咬紧了牙,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,这是不笑干的。

一条人命就这样没了,他明明还那么小,甚至还没好好看过这个世界。

“我应该早点过去的。”陈歌有些自责。

冥胎选中的孩子都是可怜人,所以陈歌一直也在想方设法的帮他们。

陈歌进入门后世界,往往会找到那些孩子被冥胎剥夺走的能力,然后将这能力重新还给那些孩子,让那些孩子变得完整。

但其他的人,不管是贾明,还是不笑,他们根本不在乎那些孩子的命,他们不择手段,只要能获得冥胎残留的执念,可以做任何事情。

“聂心的父母还好吧?”

“恩,孩子家长情绪还算稳定,不过主治医生好像出了些问题,昨晚做完手术之后就昏迷了,现在还未醒来。”

陈歌问清楚了那位主治医生的名字,然后在李政的带领下来到市分局的值班室。

还没走到,陈歌就听见了值班室里的笑声。

推开房门,一个女警察正在逗甄真玩。

看见陈歌进来,甄真从床上跳下,躲在了女警察身后,他好像有一点害怕陈歌,这一幕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。

放下背包,陈歌走到甄真面前:“你不认识叔叔了?”

甄真点了点头,随后又摇了摇头,他好像在陈歌身上看到了另外一道身影,那道身影让他既觉得熟悉,又觉得不安。

过了好一会甄真才恢复正常,他牵住了陈歌的手,还将桌上的糖递给陈歌。

“甄真,叔叔这次过来是想要问你一件事。”陈歌拿着甄真递给他的糖:“你被贾明挟持时,除了柳闻和聂心外,还有没有感知到其他的孩子?”
本章已完成!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